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管家婆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回复: 0

[彩票热点] 之九 死亡教育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7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4679
发表于 2019-8-20 08: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之九 死亡教育
    罪 人
   
   
    爱情侦探社之九 死亡教育
      
    死亡是每个人的最终归宿。有生必有死。生只为死相对而存在了。人不会永远存活着。佛教的轮回,十八层地狱。天主教的天堂,炼狱。都是为我们死后准备的。古有秦始皇派童男童女远渡蓬莱仙岛寻取长生不死仙丹。现今有无数DNA科学疯子,用克隆人来替代有性繁殖的人。达到不死目标。
      
    “你们小时候对死恐惧吗?”王海涛问众人。
    “是啊,我小时就好害怕。怕自己死了什么都没有了,自己好像掉进了黑色无边带有方块的洞中。每回见到电视中那些可怕的死尸就会做恶梦。”黄紫娟说。
    “是啊。俺家那村里还是土葬,亲人死后就把棺材摆在大厅中七七四十九天。每天都在为死人超渡几回。小时候可吓人了,俺都不敢出来。怕红红的棺材,和棺材中的人会不会突然北京有没有皮肤病研究中心啊站了起来。”兰春边扫地边说。大伙都笑了。
    “我国为什么了少年这么多,就是对我国对死亡教育还没有开展开了。有时长辈去逝了还不让孩子参加。”李火炎说。
    “国外死亡教育还让孩子去摸尸体,那确实有点恶心啊。”王海涛。
    “那至少可以粉碎孩子们心中的漫画。动画片中不死的神化啊。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李火炎说。
      
    从门外走进了一对中年夫妇。“别哭了,鸣儿说不定贪玩躲在那玩啊。”中年男人说。
    “不会了,鸣儿平日都好乖啊。到那儿都会说一下。现在三天不见人了,你叫我怎么不急啊。”中年妇人说完用纸巾擦拭的眼角的泪水。请问手臂上有铜钱大的白斑怎么办
    “你们是来要我们帮你们找儿子吧。别急,先坐下慢慢说。”小娟说完让座帮他们倒杯水。
    “我的女儿鸣儿三天不归家了,让我们每时每刻怎不担心啊。”女人说。
    “你们先去学校找一下,朋友啊同学家啊。找一下。再去报案,让警察也帮你们找啊。”王海涛说。
    “我们都做了,她还是不放心,说女儿被人贩子拐去了。”中年男人说。
    “你的女儿多大了?”王海涛问。
    “十二了,读初三了。”中年男人说。
    “不是吧,三岁就上小学吗?”王海涛不解在说。
    “六岁就才上学。后来连连跳级啊。初一就跳到初三了。”中年男人话语中尽对自己这个女儿感到自豪。
    “你们认为被人贩子拐骗的可能性较大吗?”王海涛问。
    “是我太太认为。我认为他们还没有能力拐骗到我女儿。”中年男人说。他又回头看了自己的太太还在流泪。
    “好吧,我先给你们说清楚,我们找人费用是很大了,我们会尽我们能力与渠道帮你们找。找不到人我们也不退钱,直到你们给我们的钱花完为止。找到了你们还要付点钱做为我们的酬金。”王海涛说。
    “你们要多少钱?”中年男人问。
    “你给一百元,我们只能上街帮你们叫几声。给多了我们就可以应用上我的找白癜风患者需注意的预防措施寻网络。你明白我们意思吗?”王海涛说。
    中年男人从他黑色公文包中取中二万元出来放在桌面上。突然发现太太正看着他。又伸手把所有一万多的钱全拿了出来。“你们找到我们的女儿后我们定会重谢。”而后再回头看了一下妻子。
    “你们过来我们签订一个合约。再把你们的女儿资料交给我们。”李火炎说。
      
    他们再三叮嘱我们尽力去找,而后相扶持的走了。
    “叶鸣儿,这死丫头长得大大眼睛,有股古灵精怪,还是个小神童。我认为她不是被人拐了。她倒像会拐人的家伙。”王海涛说。
    “会不会迷上网吧。她的同学与她同龄的朋友们就会泡网吧。”李火炎说。
    “这点我们不必想,他们找到我们之前网吧都尽数找了。”王海涛否定了李火炎的猜测。
    “我们还是找人贩子吧,可能性小但也要找,给我们的线人发点钱。”我说。
    有钱在某种程度上真了好办事啊。不久我们查到有个极像叶鸣儿的小女孩被人拐骗到雨城在街上卖花。这回小娟非要跟我去找。顺便也旅行一回。
      
    在雨城中,我们在热闹人潮拥挤的人海中就是找不到卖花水。而小娟可乐坏了。女人啊,天生就是逛商店逛街狂。走了几天都不觉得累。
    “二板,我们晚上再出去逛街看夜景吧。”小娟说。
    “我们是来找人了啊。不是逛街啊。”我有点生气地说。
    “对啊,我们晚上再出去找人啊。”小娟解释说。:“晚上人少一点好找啊。”她说完笑着对我。
    “挽得我的手啊。”小娟说。
    “我们可不是小情侣啊。那样不累吗?”我说。
    “这样才有点正常啊。我们这么亲热。不像新认识了。你不挽得我的手也不像情侣。你说对不?”小娟说得有条有理的。我只好挽住她的手。
    冷风一丝丝地吹着。天空中飘着微微细雨。街上的情侣们都抱得很紧。小娟也抱紧了我。:“二板,你为什么不找个像我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丫头,你知道什么叫缘分吗?你还小啊,不懂啊!”我得意地说。
    “你才大我几岁啊。还卖老。”小娟不服地说。
    “我中意的是那种才女。每一举每一动。流露出智慧的光辉。让人感动无比的新奇。让人抨然心动。让人回味良久,让人一生去回忆。”我忘形地说着。
    “你意思是说我是弱智了。”小娟说完放开抱住我的双手。生气地转过头去。
    “不是啊,我是说你有智商只是不太突出啊。我们侦探社那个人智商不比别人高出许多。”我说完看着小娟。她笑了露出小酒窝。扭头靠在我身上。我在心心中偷偷地暗笑。“原来女孩子都这么好哄啊。”
    “二板,你要找了女朋友只能在街上找了。”小娟笑着对我说。
    “为什么啊?”我问。
    “因为满街乱跑了都是天才啊。”小娟得意地说。
    “街上只有狂子白痴癫婆娘。”我说。
    “因为你要的才女与白痴没两样。”小娟对我开刷了。
    “要不,我们也来一回一夜情好吗?”我故意色迷迷地看的小娟。来一个反攻。
    小娟脸上有点红,我想她把我的话当真了。“你这么抠门,那个敢与你发生一夜情啊。”她说完就不理我了。但我还是感到她心跳得比平日还快。
    “大哥哥,你买朵玫瑰给你漂亮的女朋友吧!”街上突然来了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对我说。她冷得直发抖真可怜啊。手中还有好几朵玫瑰还没有卖出去。
    “二板,买朵送我好吗?”小娟娇滴滴地对我说。我想她一定在与我打反击战。
    “多少钱一支?”我问小姑娘。
    “十元”小姑娘说。
    “这么贵啊!”我惊讶地说。小娟用打了我一下胳膊。示意我买下。我只好掏钱给了小姑娘。小姑娘把花递给了小娟。小娟高兴地玩弄着。
    卖花的小姑娘瑟缩地广告牌下面,向四处张望找寻亲热中的小情侣。“哥哥姐姐,买朵花吧。”小姑娘发出乞求的口吻。
    “去,去,别来烦人了。再这样我就报警了。”小情侣说。
    “他们真可怜啊,这么晚了还这么冷的天气还在外面卖花挣钱。”小娟说。
    “你知什么啊。他们是被狠心的人口贩子逼得出来做事啊。没有挣到钱回去就要挨打挨饿。”我说完向远处了那个小姑娘挥了一下手。她慢慢地走了过来。我递过一张一百元钱。“这钱给你,把你的花全给我。零钱就当小费了。”
    “谢谢好心的哥哥。”说完她眼中露出感激的目光。我眼中却多了几分感伤。小娟高兴地看了一大把玫瑰。心中不知有多高兴。
    “别看了,走啊!”我对小娟说。
    “去那啊?”小娟的还紧抱的玫瑰。
    “去找叶鸣儿啊。”我说。
    “她在那啊?”小娟说。
    我指着前方了那卖花小女孩。说:“她不是吗?”
    “噢,我明白了,原来你全买下她的花就是让她早点回家,引你们到她们家中找叶鸣儿啊。”小娟此时对玫瑰花有点厌了。小娟真是比别的女孩子聪明几分。
    不久,我们远远跟着小女孩来到了小巷中一间破旧的小房子中前。小女孩进去了。屋里传来一阵打架声。“叶妹,你今天非打你不可了,这么晚了才死回来。你今天卖完了没有。没有卖完今晚就不用吃饭了。”--“不错啊,卖了110元啊。宝贝你先吃饭,别人别吃。”屋内又传来一阵小孩们哭泣声。“还哭,是不是皮又痒了吗?”那女人非常凶狠在叫囔着。一下子又静了下来。
    我轻轻地敲响了那破旧的大门。一个中年女人冲了出来。“敲什么鬼?”
    “我来找人?”我说。
    “这没有人。”那女人大声地叫着。说完就要关门。我忙按住门。不让她关上。小娟故意把手中的玫瑰花在她眼前晃来晃去。还拿出手机摇着一下。暗示她不要乱来。不然就报警。
    “我们来找人的,如有我们要的,我们就花钱买下,不称意我们就走人不找你麻烦。”我说。
    “原来是同行啊。为什么不早说啊。”那女人笑了说。引我们进门。“狗崽子们你们都过来。让大哥哥大姐姐看一下。”她说完一个个拉着他们过来。只见刚才进面的叶妹正坐在桌前大口大口地吃着饭,桌上只有一大碗萝卜条,但她还是吃得津津有味,不顾那女人叫喊。像是饿坏了。“死丫头,不听我的话,”说完就揪着叶妹的耳朵拉到我们面前。
    “这个有点像叶鸣儿啊。”小娟说着拉一个小女孩过来。“但是她不是鸣儿的啊!”小娟失望着说。
    “真有好几分像啊。你们这里一个多少钱买了?”我转身问那女人。
    “二千呢。你们要了话三千给你们。”这女人真会做生意。
    “有男孩儿吗?”我问。
    “男孩子好买啊。有了话早买出去了。现在只有女娃子了。不好出手,只好让她们上街卖花挣点钱当伙食费用。”女人说。
    我摸一下那个小女孩的头发,“我们不要了,有男孩儿时我再来与你谈。”说完我就拉着小娟向门外走。
    从昏暗的屋内传来那女人的叫喊声:“老板,二千要不要,别走啊。”
    “老板二千要不要?”小娟学着那女人口吻说。我沉重地又无奈地摇着头。
    “二千吗?我要你啊?”说完我就想去抱小娟。小娟早吓得跑远了。
      
    第二天,街头。
    “二板,今天我们回家吗?”小娟问我。
    “是啊,那个人贩子的线人情报有误。我想他说了是昨晚那个很像叶鸣儿了小姑娘。”我说。
    “昨晚的事你有没有去报警,把那此可怜的小孩解救出来啊。那女人太恶毒了。”小娟问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彩票之家  

GMT+8, 2019-9-16 10:57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