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管家婆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回复: 0

[分析交流] 拯救_0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7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6165
发表于 2019-9-6 12: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写这篇文字,只为了号召大家:反对。地下。
      因为,家庭破碎;因为,一段真挚的爱情,到了尽头……
   
   
   
    拯救
      
   
      一、
      我听着孙楠的《拯救》,我只喜欢这两个字:拯救。
      我敲着键盘,心情很沉重,我想大家看这文字的时候都应该是沉重地。全中国的时候,速度飞快,效果很全面,这股魔风吹遍了北京深圳上海,吹完了城市,吹到了每个辛苦农民的家庭的墙角。
      拯救,拯救,拯救,有谁来拯救,谁能拯救。
      天气有点冷,很多地方都已经大雪分飞,要过年了知道吗,马上就跨2004年新年了,马上就春节了。可太多的家庭仍然……
      孙楠的声音听起来也很沉重,他竭力地嘶喊着:
      灯火辉煌的街头,突然袭来了一阵寒流……我拿什么拯救,谁能把谁保佑……
      
      二、
      小闻不给我打电话掐指算算也有一段很长的日子了。我拨她的电话也不是能数清的次数,每次都是那个女人:对不起,你拨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如需对方回电,广州电信……
      今天仍然是这样。我嘣地挂掉听筒,嘀咕着她的不是。
      姐姐递给我一苹果说,你不是说她回广州后,现在呆在家里哪也不去吗。
      是。一个月前,她为了一个男人放弃了她的事业。因为她始终固执地咬定那是能成大器的事业,所以我也始终把她曾经干了几年半的工作     石一,25岁。湖北武汉人,高高的头个,一脸的不羁,下巴下处有一处深紫色的刀疤。我没见过她,这是后来通过QQ正流行的视频知道的。我问小闻,是不是读书时期属于愤青类,刀疤是打群架那个的吧。小闻在电脑屏幕上做了个“嘘”的动作,她说石一不喜欢别人叫他愤青。
      他只在屏幕上闪了一会就走开了。帅帅的脸蛋,傲气的眼神,摆着一副好象举世无双的样子。脸蛋好看,能当饭吃吗。我骂了句“任性的孩子”,这句话言下之意是幼稚无知。若不是因为给小闻面子,他就是属于仰头直冲不瞟路人的那种,哪会愿意把脸蛋给我看,只是我也是给小闻面子而不直接说他是,自以为是。
      小闻是我最好的朋友,大学毕业后她到了沈阳。先后给过我很多手机号码,可是我真打的时候却没一个能找到她。后来才知道那是他们职业需求。先后被她叫过去很多原来的同学,全都加入了统一行业。
      读书那会,她老爱串我们宿舍门。曾经说她的专业说得好听,是服装设计师,说得不好听,是缝缝补补随便画画。我说,我不也是一样,说得好听是作者,说得不好听是只会敲键盘。后来毕业,我们一起离开学校那会,她跟我说是到沈阳干她的本行。我还信誓旦旦地说,那我们以后还可以合作开个品牌服装公司,我就做文字广告。她轻轻笑了笑,没说话。
      直到那次,她在电话里不小心说了句“真羡慕你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我顿时生疑却也没说什么。
      却从没想过,她跟很多毛孩子一起搞起了。
      姐姐说,爱情的力量还是大,早知道恋爱可以让你同学放弃那工作,就……
      我不喜欢石一那人,我打断姐姐。姐姐敲了敲我头也笑了起来:她男朋友她喜欢就得。我喃喃地说着也是哦,陷入了深深地思考。
      小闻个头不高,大大的眼睛,睫毛很长,偶尔觉得她跟洋娃娃似的。她跟我说石一有一米八的时候,我马上抿着嘴巴一个人偷偷笑。她问我笑什么。我说,我不说。她说,说嘛。
      我就用很快的速度说完:那你们接吻你是不是站在凳子上。说完听见她在那边臭骂我思想歪。
      读书那会,她最喜欢让我牵着她的手逛街。她的手很柔软,小小的。我说石一有福了,天天捏着你的手,多舒服啊。她白了我一眼,说没见过你这么神经的。
      
      三、
      她家,不简单。
      七岁那年,她们家住农村。半夜一把火烧光了她家所有的东西。包括她弟弟脖子下方二级烧伤。从此家庭衰落不已,从弟弟自闭症到爸爸失去信心,从精神上到意志上,再到家境客观贫困至极。一段日子爸爸妈妈因此闹离婚闹得厉害。
      农田丰收那年,村里一小子因为强占她家的农田位置,遭到爸爸的反抗。小闻说那小子当时一扁担往她爸腰上一下去,她虽然小也体会到了什么叫心揪。一共三下,爸爸卧病一个月后,带着孩子和妈妈离开了那里,不回头地,没任何留恋地,彻底地。
      我说小闻,我太佩服你爸和你妈了,基本上是属于从一无所有挣扎过来的。小闻当时眼睛含着泪水,用力地点点头。
      然后又欣慰地露出笑脸。十多年后,小闻的爸爸在深圳布吉做个一电子零件厂的主管。我也在深圳,公司叫我跑社会最明显的动象那会我故意选了布吉,顺便替小闻看望爸爸。见到爸爸的时候,我说叔叔,你整个一个老总样,真棒。西装革领这词语就甭说了,那太俗了。他可是道蒙全身,一文件夹夹在掖窝里,打着哈哈地笑着。小闻嘴角跟爸爸很象,我记得,笑起来的时候一条浅浅的沟,幸福的。
      妈妈则,在广州东莞市开了家服装厂,说是说厂,实则小小的。小是小,但是业务可不会小,一批又一批的衣服往做国际市场的公司运。当初送小闻读服装设计也是因为有打算日后母女俩共同创业,小闻倒也是喜欢这行业,只是毕业那会她说想自己在社会多打几年工,多学点经验,呆在自己的厂子里怕是被妈妈宠着,然后摇着头说“我太任性”。我便也同意了她,不再说什么“自己的厂子里也可以学经验啊,更何况妈妈需要你帮忙”。
      只是没想到,事与愿违。
      我记得,湖南闹水灾那会,她妈还弄了批新出的衣服捐了过去,对着电视镜头就只是笑。我大喊着:小闻,你在干嘛,快开电视,看你妈,好可爱的样子。她说,我妈真是不错,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知道自己不能做什么。
      姐姐准分子黑色素快速激活术说,她爸爸妈妈有着异常的意志力,治疗白癜风最专业的医院北京有几家实在不一般,实在不容易……“用得着你说吗,别人都知道”,我又打断她。她就点点头喃喃地说,也是哦。
      
      四、
      我究竟不知道的魔力在哪里。
      小闻挂掉电话以后,姐姐很高兴地说,我跟你想到了一个题材。我说什么。她说,你应该把你的文字用来做点有意义的事,抨击一些地下活动,例如害死人的,一定会有凡响的。
      其实,这是个很严肃的话题。
      意志力再强又怎样。小闻说,在沈阳工作的一些日子,也许什么都没学到,学到了一丝自信和坚强,很长一段日子不哭,不会象在学校的时候,容易委屈,容易鼻子酸,容易掉眼泪,容易脆弱。她在电话那边抽泣着。我说,小闻别这样,其实你也知道哭是最没用的办法。实则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说我要开工写这文章的时候,都还有朋友跟我说“你不怕遭到群驳吗,现在到处都是买六合发财的人”,类似这样的话。意识到它的严重性的人自然都已经损失惨重,而没意识到的人,仍然还在得意中忘形,带动着身旁无数的人蠢蠢欲动。
      羊毛出在羊身上,赢来赢去,不过是填局老板的腰包。实则这样的话我大概已经说在大家的最末尾了,太多人会这样嘀咕。舅舅曾经是个正宗的农民,看着四周农田都荒芜,兄弟们都买发财不再务农的那会,一时眼红,又生嫉妒,买几把赢了,风光了一段日子,后来不可收拾。这会,他仍然是个正宗的农民,肩着一锄头在田埂忙乎,不同的是家里那点储蓄跟抛水了似的。说舅舅是幸运我太不愿意,实则比较起来他应该说是理智人士。收了手。
      小闻在电话那边停顿了一会,她轻轻地说:可是,我除了哭,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假如我知道能怎么点破,说服妈妈阻止她,舅舅也不用惨到无力再。所以我除了只是不停地叫小闻不要太难过,哭没用,伤身子。
      小闻妈妈迷上。这是我怎么都不太愿意接受的事情,她不仅仅是有很重的责任的人,二个孩子需要照顾需要抚养。而且也应该是孩子们的榜样。弟弟在被调到妈妈身边读书后,自闭心理有很大的转好。很快的,弟弟被妈妈强烈地感染了。我很懊恼,若是弟弟跟妈妈到了同一个程度,大概就是真正难以逃脱的劫难了。弟弟年纪这么小,什么都不懂。小闻也很懊恼,大概更多的是着急,在电话那边大骂了一声。
    身上出现不扩散的白斑如何诊断才好  不就是为了钱吗,很多的钱。为了钱可以连儿子的未来都上?
      那会小闻放弃沈阳那边,还有一半是为了妈妈。妈妈一个人辛苦,怎么说都是被一群大小员工称做老总,白天晚上,朝朝暮暮。石一回武汉后,说是要去继续读书,小闻回广州后本是决定跟妈妈一起把厂子办大,争取能拿到一个品牌的专售权。在不知道妈妈中了瘾之前,我还说着“到时候记得请我做文案广告”这样的话。
      仍然是事与愿违。
      现在的妈妈每天重复着兴奋地和大家谈论着今天应该买什么,多大,晚上就颓着头坐在那里,不吃饭,看着小闻哭得泣不成声,就喃喃地说:明天我不买饮食预防白癜风的几点小建议愿大家来学习了,再也不了。
      一些天后,小闻把弟弟仍然送回了老家。我也只是劝她,这也没办法,这是为他好,他会理解你的。
      
      五、
      我说,姐,春节马上到了,我们回家买票能买得到吗。姐姐在厨房里忙乎着说,放心吧,我老板能搞定的。
      时间着实太快了。2002年又过去了。要放假的时候,我爸来过一个电话,说是家里一些地方今年的春节是没得过了,成性,大概都把年货都给压出去了。我叹了叹气。
      小闻弟弟回家乡读书走后一个月左右,妈妈把服装厂给关了。直到现在我和小闻都不愿意说这就叫做,倾家荡产。先是,厂子里所有职员都开始为六合捧场,接着是业务衰落,然后是工资发不出。厂子及仓库低廉卖掉以后,小闻跟妈妈吵起来了,妈妈也只是低头说:这你不用管,我还会买回来的。小闻冷笑了一声:你很自信你会从公司赢回来吗。
      妈妈不说话了。看着日渐消瘦的,眼睛红红却依然野心勃勃的样子,小闻心疼又生气地说,妈妈,如果你还想要买,你把我卖了吧。
      妈妈轻轻笑笑说,没人要。
      之后,小闻给我打过电话。她说我太恨妈妈了,也太心疼她了。成天精神恍惚,刚买就兴奋不已,没中就寝食皆抛。她却不知道心疼自己,也不知道她在多严重地折磨着自己的女儿。
      石一还是不得不放下架子,至少我是这么说的,小闻却说他其实不是有架子,只因家庭独生,宠爱至极。他找我的时候,我想起了小闻从前躺在我宿舍的床上说,她的男朋友谁都可以不接受,就是要我先接受。石一说,我现在很颓废,我相信我不会比小闻她好过,浅草,你知道吗,我很爱她。
      我有些些感动。看到他如此地用心对待小闻,我也一改往日的刻薄,不再说“脸蛋能当饭吃吗”,类似这样的话。安慰安慰了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彩票之家  

GMT+8, 2019-9-23 05:00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