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管家婆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回复: 0

[转载] 相见别离,你是我寄不到的来生 pgi1guy3

[复制链接]

2098

主题

2098

帖子

647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474
发表于 2019-10-27 06: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荷叶清香,月色流转,卿夜辗转醒来,他又梦到了那个场景,荷花池边,他读书,一白衣女子为他斟茶,日光暖和,他们相视而笑。   

     

  这个梦卿夜做了很久,却一直不知道那白衣女子是谁,每次梦醒他都可以感到心口闷闷的,浓浓的酸涩感。   

     

  这天他上京赶考路过一个池塘,却意外地看到一条锦鲤跳出了鱼塘。卿夜的书童竹桑说鲤鱼跳龙门是好意头,便把锦鲤一直带着到京城。   

     

  为了养这条锦鲤,竹桑特意弄了个荷花池,并在旁边放了桌椅,让卿夜平时在这里读书。   

     

  日光斜照,锦鲤游动,卿夜在专心地看书,竹桑不时为他斟茶。卿夜忽然抬起头,这个场景太熟悉了,如果竹桑换成那个白衣女子,根本就是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那个场景!   

     

  忽然他的眼前闪过一个画面,一个女子,白衣女子从荷花池里走出来的画面!卿夜立刻放下书,对竹桑说,“备宣纸和磨墨。”   

     

  竹桑虽不解却也照做了,一个时辰后,这幅美女出水图浮现在纸上,惊呆了竹的眼,“公子,这个姑娘是谁啊?”   

     

  卿夜放下笔,淡声说,“我也不知道,突然就出现在脑海。”他没有看到的是,荷花池里的锦鲤有一瞬间停止了游动。   

     

  科考还有一个多月,卿夜每天都会坐在荷花池边,每次看书入神,脑海里都会有一些画面闪过…   

     

  “青墨,我看不懂,你读给我听好不好?”白衣女子倚在男子的肩上。   

     

  “是这句吗?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青墨咏诗。   

     

  “这句不好,换一句。”小鲤抱怨。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青墨依言。   

     

  “这句也不好,我如果爱一个人,我要每天都和他在一起,”小鲤停了一下,看着青墨,又说,“我不想离开你,我想一直陪着你。”   

     

  ……   

     

  “青墨,我陪你一起上京好不好?我会乖乖的,不惹麻烦!”小鲤摇着青墨的手。   

     

  青墨无奈地看着小鲤,“小鲤,上京路途遥远,我不想你受这个苦,听话,留在家里等我回来。”   

     

  小鲤不依,“我不怕,我就要和你一起去!你不带我,我自己跟着你。”   

     

  青墨叹气,“好吧,一路上要听我的话,知道吗?”   

     

  小鲤高兴地拉着青墨的手,“好,我都听青墨的!”   

     

  青墨无奈地,宠溺地看着小鲤。   

     

  ……   

     

  “小鲤,过来。”青墨叫着不远处沉迷在花海的人儿。   

     

  小鲤回头,纷繁的花海里,倾城女子白衣而立,迷醉了青墨的眼。小鲤走近青墨,“怎么了?”   

     

  青墨微笑,“我家的小鲤好美。”   

     

  一阵微风吹过,扬起两人的发丝,白衣飘然,青衣绰然,日光倾洒,绝世而立。   

     

  ……   
白癜风诊疗康复

     

  “青墨,我明天去陪你好不好?”小鲤趴在桌子上看青墨。   

     

  青墨挑眉,“你怎么进去?不能陪同的。”   

     

  “没事,我不让他们看到我就行了。”这个太简单了。   

     

  “不行!”青墨断然拒绝,“你既然在人间,就要像个人一样。”   

     

  小鲤嘟嘴,“我帮你看着题目,你忘记了我可以提醒你。”   

     

  “不行!明天乖乖在客栈,哪里都不许去!”青墨恼怒,看小鲤郑州白癜风专科医院电话想说话,又开口,“当初治白癞风说好的听我的话!”   

     

  青墨生气了,小鲤只好放弃。   

     

  ……   

     

  “小鲤快走!”邢台上的青墨大喊,他青衣不再,白衣染血,同样白衣染血的还有邢台下的小鲤。   

     

  小鲤没有回头,“我不走!罪不在你,文案是我不小心弄丢的,要死也是我死!”   

     

  青墨闭眼,泪水却流了下来。   

     

  ……   

     

  “后来呢?”卿夜睁开眼,问了出来,可惜却没有人回答,他也发现了自己的处境,漆黑的夜晚,火光却照亮了天空。   

     

  “公子,公子,你在哪?你快出来啊!”是竹桑的声音,现在是什么情况?   

     

  “后来……后来你为了救我,死在了官兵的刀剑之下。”是一个女声。   

     

  卿夜看到火光里走来一个白衣女子,是她——他梦中的小鲤,火光中,她的眉目如画。“我?我是青墨?”卿夜抓住了她华中的重点。   

     

  小鲤轻笑,“青墨,卿夜,都是你,我爱了千百年的人。”   

     

  卿夜沉默,青墨…小鲤…他们的千百年…   

     

  “为何在此之前不出现?为何,只让我看你最后一眼?”卿夜看着小鲤。   

     

  小鲤敛去笑意,“你的这一世,我只是报恩。”   

     

  卿夜沉默。   

山东专业治疗白癜风医院     

  “岁月太长,我们都到不了洪荒尽头。”小鲤说最后一句话。   

     

  第二天,卿夜醒来,他跑到荷花池,屋子的残垣无不在提醒他这一切是真的,青墨存在,小鲤也存在,或许都现在已经不在了,或许只有卿夜了。   

     

  多年之后,从梦中醒来,卿夜走到新的荷花池边,荷叶轻晃,微波泛起,池里却不会有任何锦鲤。卿夜执笔,落笔时白衣女子花海回眸轻笑的画面,卿夜闭眼,扔掉了手中的笔。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小鲤,我懂你的离别,我懂你想见不能相见的苦,我也懂你为何执意远离。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来生太远,我把这个承诺搁浅于此了。”卿夜静白癜风一对一治疗静地看向荷花池,萤火虫已经遗忘了夏夜,我也要忘了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彩票之家  

GMT+8, 2019-11-22 00:54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